男人眼前的景象,几乎将他给吓到晕厥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能!

    非是不想,而是因为,面前有一个浑身是伤的阴魂,强行扒开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正如他当初对他们做的那样,生生撑开他们的眼睛,让他们于意识清醒之中,感受到身体被他摧残。

    感受生命体征的流逝!

    比起挖取他们的灵丹,男人更享受虐杀弱者的过程!

    他从不相信这世上有鬼,也不相信报应!

    若是有,他这个祸害,何至于逍遥那么久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,此时此刻,那些被他残害过的人,都化作了厉鬼,来朝他索命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,云九棠他们没有再看。

    只是,那个男人惨绝人寰的叫声,一直响彻山林。

    终归,他的下场不会好!

    “灵族人待在高位太久了!他们太傲慢了!”墨白苦笑道,“他们的覆灭,也是必然!”

    就算是蝼蚁,被欺压久了,也会奋起反抗的!

    哪怕一只蝼蚁咬一口,只要数量够大,也足以将这庞然大物给咬死,不是吗?

    经过了这一遭,墨白不免有种身心俱疲之感。

    他坐在自家洞口处的小菜园旁,望着满山的狼藉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而此时,张莫言上前道:“前辈,其实此路并不能长久。您以自己为饵,引来那些杀人夺丹的灵族人,却也并不能完全保证,每一次都不会失手!正如这次一般,若是那人今天得逞,只怕是他会成为天下无敌的大祸害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墨白沉声道,“这些早在我的预料之中!原本今日我就该是九死一生的局面!而你们,便是我唯一的变数。”

    “可您既然能够预测未来,又为何将自己置于如此危险的境地?”张莫言不解。

    “未来是不可更改的。”墨白道,“我的使命,也注定如此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视线落到了一旁云九棠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过来!”他道。

    云九棠走了过去,却见墨白朝她伸出了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