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母听完是唏嘘了好一会,又忍不住骂了好几句。

    小胖一家要把老太太送回老家办丧事,旅馆自然只能关门。

    程紫这边也只得收拾收拾,换一家住宿的地方。

    谢辞到了,他就接手去准备。

    程紫几人留着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谢辞回来的时候,就能走了。

    “节哀顺变。”

    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人与人之间的悲痛从不相通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该安慰什么,程紫劝了小胖两句,也就告辞了。

    谢辞定的地方是云市饭店,这属于公家饭店,正正规规的,少了些人情风味,却胜在安全卫生。

    程父程母被劝去休息。

    谢辞就自己看着程紫。

    程紫见他眼睛里还有些红血丝,有点心疼,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,“老公,你来陪我躺会。”

    谢辞看了她一眼,去倒了一小杯温水让她喝下,这才脱了风衣在她身边躺下。

    伸手把人搂进怀里,下巴在她头顶蹭了蹭,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老公,怎么办呀,我病得好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好休息,快点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程紫也不挣扎,任由他抱着,往他身上贴了贴,轻轻嗅着他独有的味道,只觉得心安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已经没事了,身体底子好!”

    谢辞无奈,见她嘚瑟,也只得应着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说坏人怎么那么多呢?你都不知道,那说丢钱的两口子,昨天可凶了,气得我都要骂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教育他们,出事我兜着。”

    程紫一顿!

    谢辞向来都是希望她谨言慎行,尽量约束自己的。